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防

鬼皮囊3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上一篇:《鬼皮囊2》

这里非常危险!果子李忍住了回应的声音,如果这时候王麻子过来跟他汇合,一定会引起那个东西的注意。

“果子李……果子李……”

叫声一直持续着,果子李焦急的望向四周,想搜寻王麻子可能在的地方,可是入目所及,皆是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除了那道黑色的影子,什么都没有!

影子!

果子李忽然想到了什么 ,呼吸一窒,再细细听去,果然,四周那桀桀的怪笑声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果子李的呼唤声,而且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诡异,一两声或许不明显,但是叫的多了就能发现,这一声声的呼唤声中,没有喘息,没有声调起伏,没有语速停顿,刻板的不像人发出来声音。

一阵寒气自果子李脚心升起,直达心尖,果子李再不敢回头,更不敢出声,他爬在地上迅速的移动。

身后刻板平静的叫声还在继续,果子李手脚并用,疯了一样的向前爬着。爬着爬着,他忽然停下了。

果子李缓缓抬起头,前方一道人影挡住了他的去路,影子的两只胳膊呈诡异的弧度扭曲着高举在头顶。

黑色的影子缓缓转过身来,浑身的骨骼发出卡啦卡啦的声响。

“果子李……桀桀桀桀……”影子裂开嘴角,用平板的声音叫着他,阴森的笑了起来。

果子李从地上站了起来,惊惧的连着后退两步,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影。

“王,王麻子……”果子李下意识的喃喃,这鬼影说是王麻子,只是因为他顶着和王麻子一样的外表。可是果子李心里明白,他面前的这人早已不是王麻子了。

“王麻子”双手高举过头顶,似乎顶着个盘子,只见他的胳膊动了,一直手顶着盘子,另一只手缓缓伸向果子李的脖颈间。

果子李转身想跑,可那僵硬的手臂确在瞬间变的灵活,迅速伸长,一把攥住果子李的脖颈,冰凉生硬的触感,让果子李浑身颤抖不已,铁钳似的的力气瞬间就掐的他喘不过气来。

“王麻子”单手抓住果子李高举过头顶,这下,果子李瞪大的双眼,终于看到了这鬼影头顶托盘里的东西。

那是三颗还冒着热气的人心……

几乎瞬间,果子李就想到了胖老张,王麻子,干茶叶……

难倒自己是第四个?果子李想挣扎,胡乱的挥舞着手脚,呼吸却越来越困难,不,不要!他想呼救,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果子李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双眼涣散的不知望向何处,眼皮越来越沉重……

“嘣——”

就在果子李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枪响,紧接着,抓着他的手臂一松,果子李跌到了地上。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果子李回头,见身后的“王麻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三颗炙热的心脏从他头顶的盘子里滚了出来,散落一地。

果子李坐在地上,脸色白到发青,额头的冷汗冒了一层又一层,睁着茫然的大眼,警惕的向四周张望。

谁?是谁救了他?

周围的雾气渐渐散去。果子李正坐在后山上,昨晚四人一起挖到的那个尸坑旁,村长正背了把猎枪站在不远处的大槐树下对着他直瞪眼,旁边一只棕色皮毛的驴子沉稳的来回踱步,背上还站了一只皮毛黑到发蓝的猫儿。“王麻子”和散落一地的心脏早已不知所踪。

村长走过来,伸出一只手放到果子李眼前:“把昨晚你们在坑里挖出来的东西给我。”

果子李颤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一块黑中发红的石头,银色的裂纹从内部呈放射状皲裂开来,虽然这是胖老张抢来的,但如果带给他们一连串厄运,甚至抢走了三人性命的就是这颗石头,那他还是敬而远之吧。

村长接过石头,埋在大槐树下,又跪下朝着尸坑旁磕了三个头。

做完这一切,村长走到果子李面前,重重甩了他一巴掌, 厉声呵斥:“你们怎么能把这个东西挖出来,孽障啊孽障啊!”鬼姐姐www.guijj.com

果子李捂着被打肿的脸,眼眶发红的看着村长,抖了抖嘴唇:“村,村长,那,那胖老张,干柴叶和王麻子,不会,不会真的……”

村长严肃的点了点头。

“那,刚刚王麻子他还能走……能动……他还,还掐……”果子李紧张的语无伦次,尝试了好几次都说不出最后的两个字。

“那是假的,是幻境,不要相信刚刚的一切,除了他们三个已经死了,其他的都是假的,你们昨晚一直在那个山洞里,没有出来……”

村长说着叹了口气,拉起地上的果子李接着道:“咱们先回去吧,我用朱砂弹把他封住了,你身上沾了他的气,两年内不要再到后山来。”

果子李扶着村长骑到驴身上,恍恍惚惚的回到村里,直接去了村长家。村长分别去了胖老张,王麻子和干柴叶家报丧,果子李父母早逝,倒是省去了麻烦。

夜里,村长报丧归来,看果子李坐在院子里发呆,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能活下来就不错了,我看到驴和猫儿回来就知道你们出事了,没想到,赶到时已经晚了。”

“村长,那个是什么?”果子李从回来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想了一整天了,那恐怖的一幕幕在他脑海里闪过,像是索命的噩梦。

村长在他身边坐下,叹了口气,缓缓道:“按理来说,这些东西不应该告诉你,但是既然你遇到了,我且说给你听听吧。你们挖到的东西叫鬼灵,我也只听老一辈讲过,说是后山上埋着个煞气极重的东西,这东西可以取代人的灵魂,占据人的身体,为己所用,老一辈的称鬼皮囊。”

“鬼皮囊?就是王麻子最后的样子?”果子李问,

“嗯,没错!鬼皮囊需要人的血气来补充活力,一旦觉醒,后果将会非常严重。”村长道。

“有多严重?”

村长继续:“听说,曾经清朝的时候,鬼灵觉醒过一次,当天晚上,整个村子血流成河,无一幸免。我们这个村是在他们出事之后,当地政府新建的。”

果子李沉默了,他又想到了那三颗冒着热气的心脏。

村长摇摇头,起身向屋里走去,边走边道:“夜晚凉气重,快回屋歇着吧。”

“等等,村长!”果子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向村长走近:“村长,能不能告诉我,你让我们埋的那麻袋里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后来再没见到!”

村长的身子顿住,摇了摇头道:“你若真想知道,去伙房看看吧。”

村长说完,走进了屋里。

夜晚圆月当空,果子李看了眼一片漆黑的村子,沉寂萧索,早已陷入了沉睡。

他摸索到伙房门口,推开门,闪身而入,刺鼻的血腥味直冲天灵,熏得他头脑发晕。只见角落里堆积着一堆白骨,跟那尸坑下面山洞里的骨头有些类似,果子李打了寒颤,蹲下身,捡起一根仔细分辨,轻轻松了口气,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是这些都是动物的骨骼,多是鸡鸭牛羊,村里常见的畜生。

莫名其妙的,果子李忽然觉得双手似乎自己有了意识,不受他的控制向地上的白骨摸去,捡起跟鸡腿骨,放进嘴里,咔擦咔擦的咬了起来

果子李一边咬一边裂开嘴角,发出一串“桀桀桀桀”的怪笑声。

他再出来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托盘。

他双手高举过头顶,走进村长的房间,单手成爪状,直抓村长心窝,睡梦中的村长忽然一个翻身,从床上一跃而起,把早已画好符纸贴在果子李身上,将果子李一动不动的定在了床边。

村长围着果子李绕了个圈,抽出烟袋来,吸了一口,悠悠一叹,开口道:“孩子,你别怪我,谁让那鬼灵偏偏揣在你身上。刚才你问我的话,有一点我没告诉你,鬼灵只会在跟他人气最近的人身上觉醒,王麻子那样的不能叫鬼皮囊,他只是个傀儡罢了,你才是这近百年来最好的鬼皮囊。你也看到了,那麻袋里装的都是动物的尸体,嗅到了死气,鬼灵就会觉醒,更何况昨晚你还把鬼灵在怀里揣了一晚上,鬼灵会选上你,在我意料之中。”

果子李机械的转过头,无神的双眼看向村长所在的方向,似乎并未听到他说了什么。

村长从兜里取出一个帆布口袋,将明明白天已经埋到槐树下的鬼灵放了进去,扎好口,放进自己怀里,如释重负的一笑:“我将你的鬼灵放进了乾坤袋里,这样你便只能听我差遣了,你愿意吗?”

“果子李”机械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现在可以先回到鬼灵里了。”村长说着,揭下“果子李”额头的黄符,一道红光从“果子李”额头闪过,钻进乾坤袋里,果子李晕倒在地。

村长把果子李从地上抬起来放到床上,搬运的过程打扰到了昏睡的果子李,果子李捂着发疼的后脑幽幽转醒,看到是村长后又安心的睡了过去。

村长坐在床边,抽完一根旱烟,喃喃自语道:“希望这个皮囊能坚持的时间久一些。”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