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安防

北京通州末班车七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上一篇:《北京通州末班车(六)》

“其实我早就想跟你说了。” 看见我又恐又惊的样子,小焦接着说“我就是怕你生气,这几天总感觉你不在状态,整个人怪怪的。

“靠,你直接说我变态就是了,还绕什么圈子。”我真的要疯掉了:明明是你小焦,这几天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就像鬼一样,哪有一点正常人的影子,反而倒打一耙,说我不正常了。我现在领悟了,为什么人们总说,精神病院里关的人绝大部分是正常人。现在,我差点就被眼前这家伙弄崩溃了。

“看,你还是生气了,来,先喝口水,听我慢慢跟你说。”说着,小焦倒了杯水,递给我。

“你别慢说,你还是快说吧。否则,你还没怎么着,我先疯了。你不但是在吓唬我,还是在折磨我。”我喝了口水对他说。

“栢桐,你冷静冷静,我还是跟你慢慢说吧。这样,我说的清楚,你也听的明白。按你现在这个状态发展下去,你非弄出心病不可。”小焦劝慰我说。 我的大名叫周栢桐。

“我已经病的不轻了,都是被你整的,快说吧。”我没好气地说。

“给我根烟”小焦跟我说。这抠门大仙,虽然平时不怎么抽烟,但一有心事就找别人要烟抽,但从没看他买过烟。我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白沙牌香烟,从里面抽出两根,我自己先点着一根。

接着,我又帮他点着了烟,他抽了一口,缓缓的说:“我都不知道从哪儿跟你说起。就从11号那天下午开始说吧。那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刘总让前台小林通知我明天一早去石家庄出差。然后我就找孟师傅商量日程安排- 12号 早4点半,孟师傅自己去长城饭店接深圳客户,送他到北京机场,赶7点15到深圳的航班。他估计大约5点半左右能到机场,然后再返回公司,大约7点钟左右到公司接我和刘总,然后一起去石家庄。所以我们俩定好了,我6点半到公司等着孟师傅。由于12号要出差,12号还必须给另一个客户做好网页。所以11号晚上,我就不得不加班。六点下班后,你们都走了,我和另外两个同事加班。。。。。。”

“然后,7点钟你们叫了外卖快餐,吃完又接着工作,九点钟的时候,那两个同事完事也走了,公司就剩你一个人了。等你做完这个网页设计的时,已经10点20了。当你赶到公交站时,已经过了十点半,车站空无一人,你以为末班车已经开走了。你刚要走,来了一辆末班车, 你就上去了。开车的司机是个僵尸,还没有腿,他准备把你拉到八宝山坟地去。正在这紧要关头,一个老头挺身而出,纵身跃上汽车,把你救了下来。无腿僵尸吓的开车就跑,也不知道他用什么控制的油门? 对吗”我接过小焦的话头,一口气替他说了事情的经过。

小焦楞了一下,反应了半天,抽了口烟说:“前面差不多像你说的。但是,后面你说的不对。我做完网页已经10点40多了,觉得又有点饿了,于是决定去买夜宵,然后去网吧混一宿。当时我想这么晚回去,明早还要早来,太折腾了。于是我离开公司,去附近的小超市买了夜宵,就径直去了一家网吧。我一边吃东西,一边上浩方对战平台打CS游戏。过了12点,网络对战的人数就开始减少。到凌晨2点的时候,几乎没人玩了,我也就从对战平台里退了出来。我想上网找个有趣故事看,无意中找到一篇多年前关于北京330路公交车的故事,挺有趣的。我读着,读着,就觉得有点困了,想趴在电脑桌上打个盹,结果我就睡着了,睡的还挺死。记得我好像做了好几个梦,其中一个梦,就是我坐上回通州的末班车,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个带眼镜,留山羊胡,穿黑色皮大衣老头,只记得这老头最后狠狠地把我推下公交车,我摔到了很深的山涧里。。。。

我立即醒了,原来是从趴着的电脑桌上掉了下来。 我坐在那里醒盹,心跳的厉害。没一会儿,电话响了,是孟师傅打来的,告诉我现在他快到公司了,问我在吗? 我看了下表,快6点25了。 我说马上到,赶紧出了网吧往公司赶,路上顺便买了份《京华时报》。等我进了公司门,发现李总和孟师傅已经在哪儿等着我呢。虽然刘总没说我什么,我觉得不好意思。我顺手把报纸扔在你桌上,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公司,坐上那辆奥迪A6直奔石家庄。。。。后来发生的事,你都清楚的。”

作者寄语:感谢大家的鼓励

美女

性感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