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

挥之不去的黑衣男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挥之不去的黑衣男我是一名武警警官,1986年入伍,中校军衔,在黑龙江武警某部某支队任职,下面是我曾在烟台武警某部招待所的离奇经历:

1999年10月,我和时任我支队政治部副主任的臧某二人作为所在支队代表参加武警部队本系统内部干部培训。当日10时30分下飞机,即被接到靠海的武警某部招待所。这是一家很普通的招待所,只有三层楼,由于靠海,我和臧某分到的房间显得特别潮,我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房间,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双人房间,入门右手边是洗手间,径直走就是卧房了,两张床中间是一些控制按钮,有一个18寸的彩色电视机,窗户朝东南,窗帘仍然拉着,似乎好久没人住过。但我也没多想,困意有些上来,吃完午饭我就和臧某睡觉了。可是虽然很困,但头脑却始终很乱,总在无意识地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什么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我都想起来,怎么睡也睡不着,翻了一会儿身看看表,就已经到了下午开预备会议的时候了,于是和战友赶去会议室开会。

晚上聚餐回到房间已经是9时左右了,简单地洗漱了一下,我和臧某躺在床上打开了电视,边看电视边闲聊,时间过得很快,不一会儿到了夜里11时,我们都有了睡意,就关了电视,我清楚地记得我关了台灯。

就在我闭上眼睛要睡觉的时候,就感觉我的床边站了一个人,个子不是很高,是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直直地看着我的床,我当时一机灵,一下睁开了眼睛。可是房间里墨黑的什么都没有,一切如故。难道是我的错觉?我正纳闷着,就闭上眼睛,可是不出十秒钟,它又站在我的床边,直直地看着我的床,这不是视觉,也不是触觉,这是一种异样的感觉。我看不到它,但我能感觉到它,很清晰,很真实,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我时不时地睁开眼睛,可是现实中又什么都没有,说实话我很害怕,我甚至闭着眼睛用胳膊肘尝试着去碰它,可是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我的睡意全无,拧亮台灯看表时已经是凌晨2时40分,我点燃了一支烟,边抽边看睡在另一张床上的战友,他有很严重的鼻炎,平时鼻子总是“咳咳咳”地不停,现在也是,可是我后来才知道,他睡觉的时候鼻子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也是后来才知道,他也是一直睡不着。就这样,我和它僵持着,一夜没睡……

到了第二天早上,招待所提供早饭,我发现臧某眼睛红红的,于是我警惕地问他:“昨天没睡好?”他说:“哪里是没睡好啊,简直就是没睡!”我当时头皮一阵发麻,问他原因,他说的话差点没把我吓死,他说昨晚睡觉时,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一个男人背对他冲着我的床低头站着,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和我的感觉一模一样!我惊讶地告诉他我昨晚也“看”到了!

第二天的夜里,我俩早早地躺下,两个人闭着眼睛说自己的感觉。“来了,来了,你看见了吗?”“看见了,现在就在你床边!”“你把手伸过来。”可是我们俩的手却碰到了一起。就这样,昏昏沉沉地度过了第二个夜晚,我们两个人都知道了,胆子大得多了。第三天,我们实在是受不了睡不了觉的日子,就和负责人提出换房,但理由又不能说这个,因为毕竟是军人。可惜房间已经客满。第三天晚上依旧如此,好在会议只有三天,离开烟台后我们去了天津,这样的经历就再也没有了。

美女图片大全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