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家电

永恒的丰碑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萧夏是一名历史老师,几年前来到这所山区小学任教,山区的环境极其清贫,许多人都望而止步,可是萧夏却选择留在了这里,原因很简单在青山绿水间,和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在一起,也许简单的人生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萧夏从县城买回一些教学用品,由于山区交通不便,太阳下山的时候,他也没有能赶回学校,天渐渐的黑了,最后一抹斜阳也消失在了山的那一边,萧夏焦虑的望了望周围的环境,荒山野岭连个人家都没有,在这寂静的山谷中过一夜,恐怕十有八九会成为野兽的点心,不知不觉间山谷里升起了薄雾,一股股寒气袭来,忽然间萧夏发现不远的山坡上出现了点点的灯光,萧夏感到有些困惑,因为自己在这里也生活了多年,没记得这一带有过村庄,可是不管怎莫说有灯光就会有人家,先找个地方住一宿再说吧。

走到近前萧夏才看清,原来是一个小村庄,稀稀落落的十几间房子毫无规律的散落在山坡上,在夜色的中忽隐忽现,萧夏敲了几下院门,不多时门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了出来“老伯您好,我是青山小学的教师,走到这里迷路了,我想在您这里借宿一晚,不知道方不方便”。

老人点了点头,带着萧夏走进了房间,空荡的房间里只有几件破旧的家具,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清贫,“荒村野店,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好久没来客人了,小伙子陪我这老头子喝几盅吧”老人慈祥的笑容让萧夏感到了一丝温暖,山里人的淳朴好客在萧夏的心里留下了极佳的印象,盛情难却,在说自己晚饭还没找落呢,

一壶浊酒,几碟小菜,饭桌上的气氛显得十分融洽,“老伯,听口音您因该不是本地人吧”“我老家是河北的,一九三七年抗战爆发的时候,我才十五岁,哎,村子里的人都被鬼子杀光了,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在我十六岁的那年,我参加了国民革命军跟随林师长来到了这里,为了掩护老百姓转移,我们全师官兵在这座山坡上与敌人血战了五昼夜,等到援军到来的时候,六千多弟兄只剩下了不到二十人,眼睁睁的看着朝夕相处弟兄,一个个的倒在自己面前,,,,”

老人的眼角泛出几滴泪花,“对不起小伙子,让你见笑了,人老了,想起以往的事情总觉得就像发生在昨天,有时做梦的时候还会梦见弟兄们,他们还是那样年轻,”听到这里萧夏觉得自己的心灵被深深地震撼了,“抗战胜利之后您没有回家吗”老人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在那次阻击战之后,林师长自杀殉国了。

它实现了和弟兄们同生共死的誓言,也许是林师长和弟兄们在天之灵的庇佑,我和几个战友活到了抗战胜利,可是天平日子没过几天,内战爆发了,曾经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兄弟,转眼间变成了战场上的敌人,中国人的悲哀呀,我不愿看到中国人自相杀戮,于是和几个战友回到了这里为弟兄们守墓,这一晃就是六十年哪”

“老伯,你对民族的忠诚,对战友的情谊,我敬您一杯,能在这里遇见您,是我这辈子最荣幸的事,”“这些年我一直有一个心愿,我想给弟兄们立一座石碑,再把林师长发给总部的最后一封电文刻在上面,我老了,力不从心了,能在这里遇见你,也算是缘分,你能帮我完成这个愿望吗”“老伯,你放心吧,你们为国家流血牺牲,这点心愿我一定帮您实现”

这一夜,萧夏睡得很踏实,醒来的时候周围空空如也,昨天的村庄毫无踪影,突然间萧夏看见在自己的身旁有一座坟墓,墓碑上的照片,不就是昨天的老伯吗,他慈祥的面容依旧让人感到温暖,墓碑上放着一个早已发黄的信封,萧夏感慨万分深深的拘了个躬,将信封装进了口袋,

几年之后,萧夏和周围百姓在山坡上为抗战中牺牲的烈士们立了一座高大的纪念碑,苍柏环绕的陵园凭吊者络绎不绝,岁月不曾遗忘他们,亲人未曾遗忘他们,他们为之奋斗,流血牺牲的这片中华大地,更没有遗忘他们,

我不忍心将碑文遗漏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国家信仰,代表了一个民族的血性“余部独守荒山半月有余,伤亡惨重,以处弹尽粮绝之困境,然余部官兵忠勇报国之心未泯,战至今日未有临阵脱逃者,士卒用命至死不退者比比皆是,百姓送粮于道者络绎不绝,吾国有此忠勇之士卒,侠义之国民,国不亡也,马革裹尸,血染沙场乃军旅之人最高之荣耀,吾将率余部官兵与敌血战到底,上不愧国家民众,下不负家乡父老,望抗战同仁,捷报频传,吾等虽死无憾已,待到抗战胜利,黄泉之下,与尔等同庆”。

每到清明的时候,萧夏总会带着他的学生,来到这里,深情地告诉他们,有许多的爱国志士,为了国家的复兴,民族的自由永远地长眠在了这里,他们是国家的脊梁,民族的魂魄,是最不应该被遗忘的人。

“八年抗战遍天涯,戎马半生未顾家,几经生死心无惧,一腔热血染黄沙,垂暮之年归桑榆,乡愁离别杜鹃啼,无言荒坟雪上霜,泪撒伤心故乡泥,苍天垂泪风云动,江水呜咽秋雨愁,峥嵘已随风烟去,冷暖人生度寒暑,黄沙有幸埋忠骨,中华处处皆是家,碧血青天染日月,忠良自古出汉家。”

美女图片大全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