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数码

撞鬼之古墓魅影

2019-10-21

来源:

人气:4

撞鬼之古墓魅影

子涵从夜郎王古墓回来,思甜的目光就变得越来越呆滞了,整过人都瘦了一圈失去了往日光彩。然而更怪异的是她每夜都会听到诡异的哭泣声。而她现只要闭上眼,就会梦见那恐怖的骷髅王豁然出现在她眼前拉扯着她进入棺木内。

今夜恰逢月圆又是皓月当空,大地铺上了一层柔美的轻纱,西南乡村盛夏各种鸟语虫鸣编织成了田园乐章,本来是个完美夏夜可思甜现状况不容乐观,就在前几天村东的神婆告诉大伙:“这姑娘魂魄出窍了,被(墓主人)锁在棺木底下了,如果不及时招魂肯定会凶多吉少”。

子涵心里有些亏欠,原本思甜是可以避免这场浩劫。可这一切都因为子涵的固执错成的,她看着自己的好友昏迷着眼泪迷糊双眼。是啊!在西南边陲的人们最忌讳的就是探墓考察了,这里的人都认为寒洞深渊是通往阴曹地府的大门,而探访古墓会骚扰到这些亡灵触怒冤魂。

子涵在回忆着入墓前向导说的话,忽然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子涵抬起头看见张嫂神色匆匆跑过来惊恐的说道:“那姑娘(思甜)不行了,她的魂魄被鬼魂锁进棺桁底下了,除非有人再冒险去墓穴释放姑娘的魂魄。”

再回古墓,子涵等人心里都有余悸。大伙在那个阴深的墓穴里,九死一生才逃出来的。谁又愿意再回古墓呢?可是这关乎到自己好友的生命,而这一切又都是她造成的,她不能扔下思甜的死活不管,只有自己豁出去了……

西南大学位于西南省会,这里是个古都城市里它有着重要的地里优势,成为沟通东西南北通枢纽,而思甜子涵正是这里所学校考古系的学生。

“考古系,”名义上是国家地质探测队,其实和江湖上的"摸金倒斗"差不多.思甜她们学的无非是些“分金定穴,勘察些风水走势”的课程。他们系的老师以前就是一个正宗的“摸金校尉”,在八九十年代国家对古墓管理松散。他(高教授)带领着他的团队去过古楼兰,摸过契丹公主古墓。在倒斗界名震江湖,直到后来国家重视古墓挖掘,同时也需要大量探寻古墓方面的人才。像他这样“摸金泰斗”理所当然的进入西南大学的考古系。

说起高教授,他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平时这老头沉默寡言总是戴着一幅镶着金边眼镜。但在考古界里他“才高八斗”,主持过很多古墓的挖掘工作。如果说世上真的有鬼恐怕这老头早就被(古墓)主人索命去了,也许是他精通些奇门遁甲每次都会化险为夷,但期接触地下尸气,总让人感觉这老头怪阴深深的。

现在是六月天了阳光变得火辣起来,校园的午后微风徐徐.子涵思索着自己快要毕业了,突然要离开在索学校心里有些舍不得,再说当初自己选择考古专业无非就是因为自己一个荒唐的梦想:“她要亲眼看看奶奶故事的的契丹公主。而现在出了再课堂上听到高教授讲述些他们当年风采外,自己从来没去过地下的世界,体会不到那种起伏神秘诡异经历。就在昨天,高教授兴奋告诉他们:“在西南某古国遗址发现了古墓接手挖掘工作正好是高教授主持。

思甜看着子涵在窗边发呆,轻轻的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问道:“恩师去考古的人选,你看我们有没有把握?”

子涵回过头呵呵冲着她笑了笑:“放心吧!你我都是恩师的得意门生,他肯定会给我们提供考察的机会。”说完,子涵拉着思甜的手走出了宿舍楼。其实在高教授的心里,发现的西汉古夜郎国的墓地没多大兴趣,可正好可以给他的门生锻炼一下,所以他同意国家考古工作组的邀请,来主持发掘古墓工作。

接下来几天,高教授在教室宣布了考察助手的人员名单。其中除了思甜,子涵还有另外俩个男生王乐和龙五,同时高教授通知大家回去做好准备,决定在下个月初十启程。

子涵总算有机会可以进入墓葬,心别提有多么的高兴。那天回到宿舍,便早早的准备好行李准备好探求远古神秘墓葬,她现在相信有朝一日能成为恩师那样的人。

到了指定的日期,高教授带着子涵,思甜等人来到南市考古研究所准备会同这里的其他人明天驱车赶往古墓所在地。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考古队匆匆吃了些早饭,他们就登上了吉普车朝着古墓方向而来。车驶入武陵山道上,见满山劲松挺拔莽莽山脉伸向远方。子涵看着这群山重重叠叠,乐呵呵说道:“这里奇山秀水,龙脉绵延汇聚远处松塘湖。”

旁边的高教授眼睛盯着绵延的群山,突然听到身旁学生的话,他满意点着头说道:“这些绵延山脉汇聚松塘湖”看上去就像群龙下湖。这些风水走势在风水学上叫做“群龙会”被埋此地者会荫护子孙,生出相入将。

车穿过松塘湖,到了下午考古队来到武陵山脚下的一个村落。在武陵山区生活苗族和土家族,由于这两民族自古以来又都信奉神灵,高教授再三叮嘱着大家千万不要暴露了目标。一夜无话,第二天家考古队在当地聘请了一个当地人,悄悄带上装备朝着古墓进发了。

在重重叠叠的群山里,思甜和子涵无比的兴奋。她们一路上欢笑着,不时采摘着路边野花插这头上,这些年轻人没有经历过墓葬的地下世界诡异幽灵。探墓在他眼里只不过是发现墓葬后进去拿出些东西就了事,他们猜测不出地下世界(墓穴)惊悚和诡异。考古队翻越几道山坳,突然出现在他们眼睛的是一深潭。潭中之水清澈见底,数条瀑布从山涧崖壁流出直奔入潭中。高教授带着众人看来了看,然后对着大伙说道:“各位!古墓葬的入口就在潭底。你们看这里山崖共有九条瀑布,这地方风水上叫“九龙坑”是墓葬的宝地。”

大伙们顺着高教授指的方向数了数,果然有九跳瀑布从崖壁流下直扑深潭。思甜,子涵等年轻人听到了教授说有古墓的入口就在潭中,都围了过来看着教授。

向导跟他们到了这里就跟着教授说:苗族信奉神灵鬼怪,考古探墓那是要触怒鬼魂的。” 那向导,惊恐的对着深潭里跪拜了一会,就离开了。

在青龙潭边,考古队几个年轻后生换上了潜水服就要下去寻找出口。被高教授一把拉扯住了,接着便说道“九龙坑墓葬,讲究八卦相克,土生水,水克木,下水入墓穴必须在中午十分,冒然下去会凶多节少的。”

就这样大家在潭边安营扎寨,匆匆的吃些干粮。到了中午十分,高教授点然香火拜了拜山,然后子换上潜水服跳入水中。子涵和思甜也跟着跳了下去。她们跟着教授继续往下潜。到了五柳米的水底下,大伙按照高教授方法寻找着墓穴的入口,可是水下墙壁光秃秃的,根本没有人工打造的痕迹。大家仔细寻找着,突然子涵看见自己前方不远处水底下蹲着一个石像。高教授游了过来看了看这个石俑。这是一座锈迹斑斑的人像,它手里握着一把石剑。除了那把剑,石像旁边的崖壁光滑入镜根本找不到门。

出师不利,刚下来就找不到入口,高教授心里思想着难道另有其它入口,可这种风水布局门应该就在潭底的啊!“对了,高教授突然想到子涵发现的那只石佣,这古代的墓穴构造讲究对称,既然发在只石佣那会不会有另外一个呢?”他在水中对着众人做了个手势,让大家继续寻找另一个石佣。没多久王乐在石沙下发现了一个睡着的石俑,而那睡佣肚子里有一个宝剑形状的凹槽,看样子石门机关的锁就在这里。

虽然现在是中午,可在几米深的水下。子涵感觉到有些寒冷,她拿着石剑来到睡佣旁边,便用手里的石剑插进睡佣肚皮下的石槽。这是时候突然听见“咯吱”响动,忽然整过潭底塌下了,水打着漩涡。慌乱中子涵本能抓了旁边铁链,没几分钟干涸的深谭露出那黑黝黝的洞口。

子涵打了个寒颤,默默的说道:“刚才好悬,要不是自己反应快,恐怕自己被深潭水陷入地下河。而在水中央的那几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被漩涡卷进的地下河。“考古本来就是和摸金倒斗”同一个行业,这是个危险行当,因为幽冷的地下世界,什么情况都会发生”,高教授叮嘱着大伙说道。

现在的潭底漏出黑黝黝的入口,王乐打开手中的矿灯照了照,里面深不可测。正当王乐准备下去时候,高教授拉了他一下说道:“做事总是那么冒失,在地下世界每走一步都是杀机,在等一下。”

说完他取出打火机点上了蜡烛,然后小心放了进去。在洞中蜡烛火光平稳,看来洞中氧气充足。子涵紧跟王乐的后面滑入洞中,越往下前面越来越黑暗了。面对在黑暗里,子涵感觉到地下世界的幽冷。空气有着浑浊的腐烂味道,那种刺激的气味突然让自己感觉肺叶扩张,脑子里有些眩晕。紧跟其后的其他人也跟着下来了。等大家都到了地面才发现在这里是一个宽敞的大石厅。大概有十来平方米,一条石块铺成路通向上面另外的一道石门,而在石路的两旁分别排立着二十根石柱。

子涵紧握着手电筒,来到了石柱下面。只见每个根柱子上都有飞龙缠绕着石柱。这些龙看上去栩栩如生,看起来就像要苏醒了过来似的。而就在后面的那道大门旁边,站着两个持矛的古代武士佣。门上镶着两个黄金做的豹头手把,那张开豹头嘴中那金灿灿圆环在手电光下闪闪发光。走在前面思甜回过身来问道:“这墓门装饰的如此辉煌,看来这墓主人不简单。”

就在这时候,考古队另外一个工作人员就要推门而入。高教授急忙大呼:“慢,不要用手触摸任何东西。”

可是一切都慢了,那工作人员手刚触摸到门把就疼的满地打滚,不一会就从七孔流血气绝身亡 。好好的触摸到了门把就死,思甜在思索着其中的原故。忽然高教授开口说道:“每个古墓都有这样的机关,这是古书上写的一种毒药,其毒性大,目的就是想阻止擅自闯者。”接着他带上了防毒手套,让大家退后隐藏起来。他把绳子拴在圆环是轻轻的拉开,石门发出“咯吱”声响接下就从豹头口飞出五六只毒箭。要是人在面前,这些毒箭足以杀死闯入者。

高教授知道,在考古或者“摸金倒斗”那是个危险的行业。每下一个墓就等于去了趟鬼门关,不光要防面前机关暗器,还要注意面地下冤魂“粽子,这也是当初教授拒绝带她们下古墓原因。

穿过了第二道门,这里空间变的狭小了。而过道的两旁全是壁画,画的都是西南夜朗国的风土人情。然而往前走了五六米 忽然听觉了流水潺潺声,而到了这里从黑暗的那头吹来了阴冷的风,不经意间子涵打了个寒颤 ,她抖擞着身体冷冷骂道:“这地方怎么这么阴冷。”

原来这里是一条地下河,大概有三米多宽。湍急的河水隔断两边墓穴联系。两岸硕大的龙头从崖壁探出,那手腕粗的铁链从龙嘴里吐出系在了对面的龙头上做成简易的软桥。那上面木板腐烂了,教授带着众人小心翼翼穿过软桥。

走在前面的王乐突然惊恐的喊道:“你们看那边有发着蓝光的幽灵。”

大伙儿顺着他指的方向,只看见远处的崖上那闪闪蓝光移动着。忽然“嘤嘤”哭泣声传来,一像胆小的思甜拉着子涵手惊恐的说道:“那哭声挺像小孩哭泣,可这幽暗的地下世界怎么会有小孩呢?难道是灵婴。”

高教授对着大家说道:“这是古墓里常有的冷血动物“人脸蝙蝠”,这些东西是被诅咒过的,凶残的狠。通常专吃人血。据说建造完古墓后,工人通常都会被关进古墓里,用来喂食这些东西。每当人脸蝙蝠吃一个人的血,那蝙蝠脸就会慢慢变异成人的模样。现在它们移动着像我们冲了过来,那说明他们闻到我们活人的气味

高教授指着那些闪着蓝光的幽灵,让大家快些通过软桥。说时快那时慢,人脸蝙蝠发起攻击了,几个来不及闪躲的考古工作人员被撕得只剩下白冷冷的骨头横躺在软桥头。而穿过桥头的人迅速钻进石洞,躲过蝙蝠群的攻击。

人员不断的减少,考古队队长孙老头脸上漏出惊恐表情,他对着高教授说道:“老高你看这墓穴诡异的很,我们是不是退出考察工作呢?”

高教授犹疑了一下答道:“古墓考察那是危险的工作,下墓的人必须要经过精挑细选的人,要不人在多发生人员伤亡越多。”接着又说道:“让你的都回去吧?你留下就行了。”

还没接近主墓室考古队就损失惨重,而接下大家在去主墓室的路上变得更谨慎了。在前面王乐打着手电筒,突然他停下了脚步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女人哭泣声啊!就在前面拐弯处里。”

思甜也战战兢兢说道:“那幽怨的女人声音吗?我刚才也听到。”就这样他们两个胆怯的交流着,开始惊吓了旁边那几个没下过古墓年轻人了。突然高教授插话了:“在古墓本来就是夜郎国皇室墓葬,在两千年前这夜个郎国是神秘的小国,但却精通很多巫术。刚才我们遇到“人脸蝙蝠”就是他们训练的巫术之一。就在这时候那幽怨的哭泣声越来越近了,那来自地狱的凶煞就大家的附近徘徊着。

突然前方佣道的石壁上露出了半边苍白鬼脸,用那冷漠目光偷偷盯着他们。思甜惊恐的“啊呀”叫出身来,紧接着这小妮子举枪便打,那子弹呼啸着在鬼脸旁边的石壁上蹦出了火花。

她一开枪,众人也跟着打起枪来,顿时枪声大作震的大家耳朵发出了“嗡嗡”声响。

直到高教授示意让大家停火,其他人才收起了枪。这时候高教授那消瘦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恐。作为领头人,如果让其它人知道了他的内心不,安那是不好的。他惊恐的脸上马上恢复了平静,可恩师脸上发生的一切子涵看的清清楚。

胆小的思甜看到石壁上那张苍白大鬼脸,此时粉嫩的小脸惊恐的扭曲着。她走了高教授身边问道:“老师刚才那个什么东西啊!”

老教授摘下眼镜说道:“这就是古书说的“人脸兽“,这东西凶残也很邪恶,据书上说人脸兽是蚩尤从西天雷阴山降服的,然又通过巫术训练出来的。没想到在此处能见到这么远古的东西,看来大家得小心了。

考古队队长老孙也听说过“人脸兽”,而且知道不好对付,因为他多年从事古墓探险工作,多多少都有过些经历。可是年轻人却不知问题严重性,他们认为手里的自动步枪足够在这地下的墓穴里战胜一切都,大伙继续向着主墓室进发,不久就来到开阔地下大厅。在黑暗尽头又突然传来了女人“鸣鸣”哭泣声,那幽冷的声音就像从地狱的恶鬼传出来,子涵心里抖擞着。

就在这时候,考古队孙队长胆颤心惊的问道:“老高啊!墓室的大厅里怎么有女人,难道这墓室的主人便成粽子了”

高教授也听到了这凄冷的哭泣声,按照这古墓的布局,这里不算是主墓室。可这幽冷的哭声难道人脸兽。他刚想到这里,就听见前面的王乐惊呼道:“快开火!石壁后面有张大如脸盆恐怖的鬼脸。”接着就一阵紧促的枪声响起,雨点搬的子弹纷纷击打在石壁上。

硝烟散去可那恐怖鬼脸也消失,大伙儿紧张的心刚刚得到放松。忽然墓室的大厅后侧幽冷的哭泣又想起,而且越来越多了一声……两声……

走最前面的几个人发出惨叫声,随着一团黑影闪过,子涵看见了从崖壁飞来的那几只长着人脸的怪兽,伸出那长长的巨抓把那几个人叼上空中。一切都来的突然,等其他人们开火后,那几个怪兽消失黑暗里。

“快离开这开阔地,这是上古时期传说“人脸兽,”高教授惊恐的呼喊道。可这一切都晚,眨眼间又有几个人倒在血泊里。其中有个人的脑袋被这些幽灵的利爪削掉半边脑瓜,白花花脑浆流了一地。这时候沉闷的枪声,幽怨的鬼泣声混杂在一起。在宽阔的墓室里,那些人脸兽的苍白鬼脸越来越多多了。慌乱中子涵从背包取出洛阳铲,狠狠击中了几个靠近她身边的人脸兽。

胆小的思甜抖擞着身体,大概过了十来分钟。人脸兽越来越越多了,又有几个考古的工作人员倒下了。而在博斗中孙队长手臂留几道深深伤痕,又一波攻击被退了。

王乐突然听到身后有潺潺的流水声,兴奋的喊道:“恩师,这样下去我们会陷入困境,不如我们从水里逃走。”

孙队长看了看高教授一眼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着王乐几个年轻说道:有几个队员受伤了,等会儿你们几个强壮的年轻把那些人脸兽引开,然后你们再跳入地下河。”

王乐他们点了点头,他们几个留下来断后的年轻人装全好了弹药,就准备开始了。急促的枪声再次想起来,留下来断后的人开始反攻了,那些幽灵们纷纷被击中掉了下来。可是这些人兽脸不顾一切反扑了上来,王乐身上又添几处轻伤。

现在高教授他们早跳入地下河,王乐对着身边那几个人说:“该我们离开了。”说完,他咕咚一声跳进来冰冷的河中,而其他几个也跟跳了进来潜入幽冷的河水中,他们总散躲过了一劫。刚才太紧张了自己又没憋好气,无意间王乐他自己喝了这地下河的几口水。这腥臭河水不知道修墓时候有多少死尸被扔了进来,现在胃里有些难受。没多久他们便看了地下河的上方有道软桥,而上面有人呼喊道:“你们快上来前面就是主墓室了。”

王乐跟着几个断后的人从河水上来了,他们穿过了那座摇晃的铁锁桥,来到白玉雕刻的大厅里。在进入了大厅的洞口上几个古体文字映入眼帘,高教授脸上藏不住的露出喜悦,对着众人说道:“这就是主墓室,后面的石厅应该是棺椁摆放地。”

这里的墓室修的富丽堂皇,白玉砌成了二十四道台阶,两边壁画都是古夜郎国出征狩猎画面。在地宫的金銮殿上面耸立着那戴着牛头头盔的国王雕像,两旁站立着那威猛的带甲武士。

沿着白玉石阶走了上来,后面方阵是越来越多兵佣,这些兵佣和真人身高大小一样。胆小的思甜不由自主的赞叹道:“这些兵佣栩栩如生,这太神奇了。”

到了主墓室后厅,这正如高教授所说的:一样“后面几条锁链把棺椁困锁在空中。”锁链栓在崖壁上的几个石龙嘴里,而原本停放棺木的地面台阶旁边耸立着几个威严的守灵的士兵。

除了这些,这里显得比较安静。高教授看了这里布局说道:“棺椁悬空,主要是防止死尸接触地气,这九龙坑风水宝地,本就是以“养尸(僵尸)的宝地。”

众人在一个牛雕像身上找机关,随着“轰隆隆”声响悬空的棺木被放了下来。高教授准备在墓室里点燃“鬼魂灯”嘴里喃喃说道:“摸金倒斗,灯亮摸金,灯灭而走。”

高教授本来就摸金北派的人,只要每次下墓了,首先得都要遵守着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比如;火苗平稳,说明开棺不会有危险。大伙们围了上去七八脚的就要撬开,子涵身旁的教授突然喊道“慢”可来不及了,随着“哐啷”的棺材板掉地响声,从棺木内升起的黑色气飘了上来。

按照倒斗的规矩,开启古棺不能正视着尸体。那要用开了光的镜子反射到棺木内看情况;这样做第一可以被免吸入尸气,二可避免变异尸体拉人入棺内。可现在一切都晚了,棺木内黑色气体升起,几个躲闪不及的人吸入那黑腾腾的东西。黑气散开,墙角的蜡烛摇晃着开始熄灭了。

高教授大声吼道:“灯灭不摸金。”可是来不及了,那白玉棺木内想起“嚯嚯”的指甲摩擦棺壁声响,孙队长惊恐喊道“尸变了,大粽子活过来了快跑!”

之见棺木上那个戴牛头头盔,身穿重甲的夜郎王腾空而起。嘴里发“滋滋”声响,不一会那“粽子“而原本还鲜活的肉身开始腐化了,铠甲里的尸骨扭动着发出“咯咯”响动,那空洞洞的眼眶在扫视着纷纷后退的人们。

考古队的一个工作人员跑到了孙队长旁边说道:“活过来了……守灵的士兵也活过来了。”

情况变得万分危急,而刚才吸进尸气的那几个人开始抖动着身体攻击身边的同伴。“尸变了,王乐从嘴里吐这句话,接着掏出了Ak47步枪“哒哒”几个点射轰爆了那几个人的头。是啊!情况危机如果犹豫错过时机,那几个人就会变成难以凶残的僵尸了。

枪声惊吓了“夜郎王”,那个干瘪的尸体开始象人群进攻了。顿时地宫的后厅里纷纷想起了棺椁盖被掀掉地声响,高教授开始喊道:“冤鬼复活了,我们快离开这里。”

吸入了少量尸体的思甜,现在昏沉沉的睡在王乐肩膀上。而王乐背着思甜只好把仅有两颗苏制的步兵手雷交给你子涵手中然后又说道“轰“了这些狗娘养的。”

子涵会意点点了点头,当他们退到进到石门大厅,她拉开苏制步兵手雷引线,扔给了蜂蛹而来的干尸群。“轰”的一巨响,手雷在群尸中间爆炸了,那些断手骷髅到处横飞,刚巧石门被轰塌了干尸们被封在里面。手雷爆炸的冲击波把她推出好几米,好在没有撞倒石柱上,子涵忍着疼痛爬了起来,眼前的景像让她惊呆了。

地宫前厅的夜郎王的士兵们都活过了,这些幽灵好像被封进了古墓里,现在被激活了。子涵心里想着,一场血战在所难免。刚开始这些士兵只是在原地相互缠斗着,如果集中所有力量或许还可以杀出一条血路。可现在不行了,本以为在后厅被炸死夜郎王,现在又出现在群尸队伍中间。看来这些士兵活过就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国王,如果国王死了他们也许就会失去进攻目标了。

“这些只剩下枯骨的鬼魂们虽然反应很慢,但他们手中的兵器不是吃素的。”王乐挡住了群尸的几波的进攻后,累的气喘嘘嘘骂道。

现在他们所有的自动武器都弹药耗尽了,可手中的冷不器还是从“死亡”士兵手中夺过来。进墓之前他们谁也无法预测到现在处境,要知道了,就算累死了也要军队的班用机枪带下来,给这些群尸一阵扫射。

“ 嗷嗷 ”怪叫声从夜郎王那干瘪身躯发出,这些幽灵士兵像接到命令似的移动了过来。他们像潮水一般汹涌台阶,即使它们会被子涵她们手中兵器击的粉碎,必定这些没有恐惧和痛苦的幽灵是无所畏惧的。一不小心孙队长张仅有的几个考古人员又被报销了,现在就剩下孙队长,高教授,子涵,王乐和昏迷的思甜。

孙队长有些紧张了,他惊颤巍巍的看着教授催促道“老高啊!快想办法要,不我们就死葬身之地了。”

高教授摇着头答道:“也许我们只奋力一搏了,这些东西不是粽子他们无视畏惧。”就在教授苦无良策时候,子涵兴奋喊出声来:“我有办法了……我有办法出去……”

趁着幽灵退了下去时机, 子涵让大家围了过来说道:“你们看,要是我们能击毙那个“夜郎王”,他的军队就会失去进攻目标。到时候我们在奋力的杀出一条血路跑到道地下河,就有机会出去了。”

王乐思索一会问道:“万一这地下水出不去,咋办?”

高教授看了看他们也说道:这墓不是在地底下,我们现在应该武陵山腰里,地下水能带我出去 的,关键是我们手中没有弹药,要射杀夜郎王不容易啊!”

“你们看这是什么?”子涵指着神像上的宝雕弓说道,接着她攀爬上神像身上,取出弓箭跳到地下。她拉了拉弓说道:“还可以用,只箭还得找找看。”

绝境中突然有了一线生机,大伙儿寻找着能当做箭的利器。突然孙队长捡起了地上的断矛说道:“用用这个吧?”

这是一个有一米长的断矛,虽然显得笨重些,可在有效距离还是有杀伤性的。现在她们必须主动进攻,掩护着子涵到达有效距离射杀能个群尸首领。

考古队只留下老教授看护着思甜,其余都向着群尸进攻了。面突然其来的攻击,幽灵的士兵们变得混乱起来,子涵趁早混乱跳白玉柱上蹲守着等待着……

突然的进攻激怒了群尸首领,他发出了“嗷嗷”声响,群尸士兵骚动了,排着整齐步伐全军出动。而就在这时候,玉柱上的子涵搭弓射箭把那长矛准确射入墓夜郎王的骷髅头中,那骷髅摇晃几下摔得了下去“死”。

群尸混乱了,现在他们必须杀出血路跳入地下河,要不群尸围过来了那就出不去了。王乐,子涵杀在前面,高教授背着昏迷思甜跟在中间,而孙队长呆着考古队仅剩一人断后着, 当大家跳入冰冷水中时,现在总是安全了。可是在地下探险的人只剩下五六过人。惊魂未定大伙儿在幽冷地下河摸索着,到了第二天早上他们背着落魂的思甜回到了山脚的村落里。

“摸金倒斗”那是个冒险的行业,没过几天子涵跟着教授,王乐再次进入夜郎王墓室。这次教授死在了地下世界墓室里,而锁在棺木下思甜魂魄被冤魂带进更幽冷的地府。从此以后子涵回到西南的都市,而她每夜都会梦见西南山区的墓地里恐怖的幽灵军队,抓住她的魂魄往更深地地下去……

作者寄语:神秘的诡异故事,乡村惊现某古墓。都市某大学考古系校花深入地下暗黑世界,带你体会惊悚盗墓起伏情节。如果喜欢请打赏!首先声明手机编写如有错字请海涵。

性感美女

TAG: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