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五金

前世匣之遗腹子

2019-10-21

来源:

人气:0

徐三轻轻地拉了拉我的袖子,我顿时会意,猛地一按胖子让他猫下腰,徐三则冲着他屁股一铁锹铲了下去,听声音是铲中了。

胖子骂了起来:“你们就不能先提醒我一下,这要是偏了……”

我懒得理他,忙点着火折子,举了起来。火光照亮了周围炼狱般的景象,胖子没发完的牢骚也被吓了回去。

地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断手断脚,估摸着有上百只。更加恐怖的是,那些断手断脚正灵活地爬来爬去。

难道这都是那个恶鬼从村民身上砍下的?

“让你摸我!”胖子狂踩起了他身边的那只断手。

我说:“胖子,再不跑它们可就不光是劫色了。”

这些手没有视觉,似乎是靠感知振动来辨别方位的。我临跑前脱下独眼的两只鞋,朝反方向扔出去,那些断手断脚果然一窝蜂地追了过去。胖子一看管用,把自己的鞋也扔了出去。

甬道越深,宽度越窄,我们很快就不得不侧着身子前行,速度一下子慢了。更要命的是空气越来越潮湿,墙壁湿漉漉的,而且混杂了一种奇怪的气味。

我说:“我刚才自己来时还没有这种感觉。”

胖子说:“谁在墙上方便了吧?”

我走在最前面,说:“你能尿这么多啊?别废话,我看到甬道尽头了,外面就是主墓室。”

他们俩同时精神一振,加快步伐,很快到了尽头。

我和徐三先后出了甬道,胖子不争气,肚子卡在了出口,死后出不来。我试着一拉,胖子的肚皮居然冒起了火花。我赶忙停下,脱口而出:“墙上有白磷。”

白磷燃点极低,暴露在空气中就会燃烧。难怪墙上会有水,原来是为了保存白磷。如果我们用力拖动胖子,摩擦产生的热量依然会引燃白磷。

僵持了几分钟,胖子不争气地咳嗽了一声,肚子一动,火着了起来。

胖子却出奇地冷静,说:“手艺人,匕首还在吗?”

我说:“在啊,怎么了?”

“割掉我肚子和背上的皮,快!”

我一怔,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全身只有肚子和背贴着白磷墙,接触面的皮肤已经烧焦把人粘在了墙上,生拉硬拽是绝对没戏的。如果割下这两块皮,借着已经开始被火融化的皮下脂肪的融化作用,或许真能挤出来。

我咬着牙,在他肚子和背上割出了两个矩形的口子。

胖子喊道:“拉!”

我和徐三合力猛地一拉,真的成功把胖子拉了出来。

我们给他扑灭身上的火,胖子已经疼得直翻白眼了,肚子上巨大的伤口则往外渗着血。

遗腹子

我们架着胖子走进了主墓室。

我折亮几个冷光棒来照明,墓室的场景顿时一览无余。这里与其说是墓室,不如说是宫殿,雕栏画栋美轮美奂。

徐三问:“老天爷,老祖宗这么有钱啊!”见我表情异常,他便问,“手艺人,你怎么了?”

我说:“我刚才自己来的时候,这里寒酸得要命,才过了一个小时怎么就全变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从我的心底冒了出来:我们是不是穿越到了阴间?

我摇摇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忆着事情的经过,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苏老久千方百计骗我们几个进来,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是我和徐三他们素昧平生,根本没有交集啊。

另外,胖子刚才表现出的狠劲儿也出乎我的意料:一个普通的村民能有那么大的魄力?

徐三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你别小瞧了胖子,他也是个苦命人,从小和他娘相依为命,七、八岁时为了养家就开始在道上混,狠着呢。”

等等,我好像忽然抓到了事情的关键所在。

“徐三,你说胖子也没有父亲?”

徐三好像怪我没抓住重点,但还是说:“对啊,他没出娘胎他爹就死了。唉,其实世上可怜人多着呢,我也没见过我爹。手艺人您是挣大钱的,哪知道我们这些人的可怜。”

我拦住他:“苏老久把我们聚到一起,说明我们之间必然有某种相似之处。现在看来,这相似之处就是父亲去世时,我们都还没有出生。”

徐三:“什么,你父亲也……”

我苦涩地点了点头:“我父亲是盗墓时被粽子害死在地下的,当时我妈正在医院待产。用比较正式的说法,我们都是遗腹子。”

徐三说:“可是这和祖坟有什么关系?”

沉默了片刻,胖子忽然迷迷糊糊地说道:“星星,星星……”

这恍惚的语调和独眼死的时候差不多,看来他也快不行了。顺着胖子的视线望去,我发现他在看主墓室的穹顶,那里真的有几点星光似的光亮。我们用衣服把冷光棒遮住,那光亮更加明显了。原来,穹顶上有几个缝隙,漏下了外面的月光。缝隙分布非常规律,说明是人为留下的透气孔。

可是按照我的经验,有白磷机关的地方不应该有透气孔才对。

我在附近摸索一番,找到了一个机关按钮。我一笑,说:“我好像知道这座墓改变模样的原因了。”

“说来听听?”徐三忙问。

我说:“自己看吧。”我说完,按下了按钮。透气孔顿时变大,大量的空气流了进来,可是墓室里却丝毫感觉不到有风。

徐三说:“顶上似乎有个玻璃隔层。”

我说:“那不是玻璃,是天然石英,这座墓就是在一块埋在地下的巨大石英矿里凿出来的。土层和石英之间有一个夹层,这些透气孔就是把空气疏通进了夹层中。不过因为石英是透明的,空气看起来就好像是流进了墓室里。”

话音刚落,巨大的声响传来,转瞬间火光冲天,把主墓室照得犹如白昼。

徐三叫道:“原来如此,夹层里也有白磷!”

投气孔导进来的空气引燃夹层里的白磷,墓室瞬间变成了火焰中间的石英炉。

墓室中的温度急剧升高,新的变化发生了:原来,墓室里的很多饰品都是用蜡雕刻而成的,那些饰品随着升温渐渐地融化,露出了后面的新花纹。

墓室又换了新的样子,穹顶上,四个篆字纹显露了出来:前世之匣。

美女图片大全

性感美女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