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运动

蛛女

2019-10-21

来源:

人气:1

第一章 林家大院

烟雨江南,三月姑苏。

明朗于一月前接到好友林希文的来信,从信中得知林希文即将大婚,望好友可以赶赴苏州喝他的喜酒。

两人京城会考结实,虽双双落榜却也一见如故成了挚交。如今好友成亲明朗是一定要去的。

可到了林家大院门前明朗却发现林家压根就没有要办喜事的征兆,甚至整个府邸看上去也是一片哀愁。

进得大院问了林希文妹妹林希颜才得知,婚事早已取消,而自己哥哥此刻也正卧床不起。

明朗大惊,立马询问:“这是怎么回事?希文兄身体一直很硬朗,怎的好端端忽而病倒?”

“哎……都是作孽呀。”林希颜道。她告诉明朗,自己哥哥是于成婚前忽而一病不起的,各种原由无人得知。

“那可有看大夫?我们那里有个名医,专治疑难杂症,若有需要我可立马修书一封。”

“多谢明公子,只是怕也没用。”林希颜道:“这段时间我不知看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药都不见好,甚至到底什么病也没有人知道。前些时候我们还请了一个从宫里出来的老御医,就连他老人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哎……我们认命了。”

语气里面充斥着绝望,想来他们已经不抱希望了。也是,老御医都看不好,世间还有几分可以看好?

说完林希颜就唤来自己丈夫印凉颜,要他陪伴明朗去探望自己哥哥,而她则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

因为重病,所以林希文便安置在后院一所幽静的房间静养。走在路上,明朗不禁好奇,为何这林希颜不亲自带路,而是让自己夫婿领着自己去?

正想着,印凉颜却停了下来。他驻足门前回头看着明朗道:“望明公子心里先做好打算再去看望哥哥,免得受惊。”

明朗不解:“为何会受惊?”

印凉颜并未直接回答明朗,只是兀自说道:“其实自打哥哥病重之后,我和内子是不愿意去见哥哥的。倒不是我们绝情也不是害怕传染,只是哥哥的样子实在……每每见一次,都得难过好久。”

明朗好奇,林希文到底病成了什么样子,竟然可以让别人见一眼就受惊又或者是难过好久?

而推门进去他才知道,林希文此刻的样子实在骇人。只见他浑身干瘦的躺在床上,双目无神,气若游丝好似一个活鬼。

“这……这是怎么回事?”明朗实在震撼,之前那个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的林希文怎会成了一副饿殍模样?

印凉颜叹了一口气道:“哥哥自打生病之后,身子就开始日益消瘦,不多时就成了这副样子。现在哥哥连下地走路都实在勉强吃喝拉撒都要在床上解决。”

明朗只觉心头一阵抽痛,好友变成这副德行,他怎能不心痛?而更让他心痛的是,林希文似乎不认得他了,一见他靠近就咿咿呀呀叫个不停,看样子应该是害怕。

“怎么会这样?”明朗不由得退了几步说道。

“哥哥病的太久,已经不认识人了。有时候下人喂饭都得费一番功夫,哭闹咿呀实在麻烦,如孩童一般。”

明朗听了,泪水不禁在眼中打转。之后离开林希文的房间他还在想着林希文的状况,那样子实在让他痛心。

晚上他甚至都没有用膳,只是一个人待在房中。

半夜,他推开门站在屋外,望着下玄月不禁叹息:“月如玉盘洒金殿,冷如雨荷绽银香。”想起昔日在京城,两人经常对月吟诗,那时的林希文是多俊俏的一个少年郎啊,怎么一年不见就成了这般模样?当真是造化弄人。

就在明朗忆往昔时,忽而看见远处墙边翻出一个人影,他不禁大惊:难道是贼?

可那人影并未往大堂等处前去,他只是径直地去了林希文所在的偏院。

怎么回事?明朗不解,若是贼人定当是去大堂或其它地方盗窃珍宝,林希文所在房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的呀。

因为好奇,所以明朗跟了过去。而等他到了时,那人影已经不见了。

去哪里了?明朗忽而看向了林希文的房间,难道那人影已经进去了?他悄然行至林希文房门外,捅破了窗户纸,把眼睛贴在破洞上观看里面的情况。

他看见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坐在林希文的床头。明朗正好奇这女子是谁时,却忽而看到女子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盒子出来。

打开盒子,竟然是一只黑色的小蜘蛛!

“你是谁?”明朗顾不得多想,一下推开林希文的房门,大声呵斥那女子。

女子似乎被惊了,立马回头看向明朗。那是个容色颠国的女子,年纪约为双十左右。女子见来人,立马站起,然后奔向明朗。

她一把推开明朗,向着远处逃窜,而明朗被她一推,竟然重重地跌在了地上。

爬起来后,明朗立马大喊:“快来人啦,刚才有贼人要害你们少爷了。”

他的叫喊唤来了一群下人,以及林希颜和印凉颜两夫妻。

“怎么了?”林希颜看着明朗问道。明朗见来人,便一股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讲了出来,林希颜听完脸色大变,立马转身对下人道:“快,快给我出去追,看看还能不能找到那个女人!”

下人得令,纷纷追了出去。

见下人走后,明朗不禁问道:“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我见她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面有一只蜘蛛。她想害希文?”

林希颜听了叹了一口气道:“都是孽啊,都是孽呀。也罢,明公子和哥哥关系那般要好,也算是自己人了,告诉明公子也无妨,只是这里不方便,可以大堂一聚?”

明朗点了点头,便跟着他们去了大堂。

第二章 蜘蛛

事情源自几月前,那时林希文去江南游玩,无意结实了一女子。他对那女子一见钟情,于是便把她带回了家中,还说要与女子成亲。

林希文的父母早已去世,现下林家的家业都由他掌管,故而他的话没人敢反对。

饶是如此,林家的人对那个女子还是心存疑惑的。首先,那女子父母双亡,问她是做什么的,她也不说,只告诉他们自己叫做李含珠。

而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自打这女子来了林家之后,林家大院就莫名多出了许多蜘蛛。那些蜘蛛都是小而黑,一看便是有剧毒的。

林家下人本想驱赶捕杀那些蜘蛛,可每每都被这李含珠制止了。久而久之,众人便开始对她有了揣测,认为这蜘蛛是她招来的。

但是一个活人,怎么会招来蜘蛛?

而自打那蜘蛛出现之后,林家就开始不寻常了起来。首先是林家的家畜开始死亡,而经过检验发现,那些家畜都是被毒死的,至于凶手自然就是那些蜘蛛了。

其次是林家开始陆续有人失踪,每每失踪的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林家被一片恐惧笼罩之际,有人发现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情——那是一个下人发现的。他起夜小解发现那李含珠半夜鬼祟离开自己的房间,在院子里面行走。

她动作小心翼翼,似乎是怕被人看见一样。那下人疑惑,于是便偷偷跟随。这一跟,便看出了端倪。

他看见李含珠悄悄行走到假山附近,而一到假山,李含珠就蹲在地上开始挖掘泥土。泥土松动,那下人看见下面埋藏着一个个的大蛹。

那大蛹似乎是被蜘蛛丝给覆盖着的。而李含珠取出大蛹以后,竟然用手撕开了外面的蛛丝。蛛丝被撕开之后,露出了一个人来!

那是之前失踪的下人!

之后,那下人还看见,李含珠把自己的嘴贴在那人的脖子上面。不多时,那人的身子就开始干扁了下来!

见此情景,那下人一泡尿没忍住,直接撒在了裤裆里。他反应过来之后,既可报告给了林希颜,之所以告诉林希颜是因为林希文已然被那女子迷住了七窍,是非不分了。

林希颜当即把此事告诉了自己夫君,两人一商量,觉得这女子很有可能是一只蜘蛛精。于是两人偷偷从附近寺庙请了一个法师来。

而事实是,那女子的确是一只蜘蛛精。只可惜那法师并未杀死这妖孽,反而让她跑了。但自从她逃跑之后,林希文便一病不起。

“也就是说,希文兄的病是因为这妖女?”明朗大惊,心中不由觉得这妖孽真真该死,林希文已是这般模样,还不肯放过。

“哎……刚才幸亏明公子发现及时,不然只怕我兄长的命就这样丢了。”林希颜一阵叹息。

几人说话间,下人已经赶了回来。他们汇报那妖女已然逃远不知所踪。林希颜听罢只得摆手。

随后,她下了一道敕令,严加看守林希文的房间,必要时把他转移阵地,切不可让那妖女暗害了他。

可饶是这样,不幸还是发生了。

那是第二天几人用早膳时得知的。当时几人正在吃饭,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他惊慌地看着林希颜说道:“小……小姐,不好了,少爷他……”

“我哥怎么了?”林希颜手中的碗筷唰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她见下人如此慌张便知不好。

那下人深吸了几口气才继续说道:“少爷死了!”

他说是自己送早膳的时候发现的,他行至屋前,发现守夜的几个下人都躺在门口打瞌睡,而后他喊了几声,那几个下人都不作回答。

他忽而觉得不好,走过去一一检验才发现,那几个下人都已经断气了。而每一个人的脖子上面,都有两个细小的黑点,似乎是被什么咬过的痕迹。

见此情景,他立马推开门,可进去之后发现林希文也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他身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蜘蛛!

听完林希颜差点晕过去,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回神之后也不多说,直接就奔向了自己哥哥的房间。

进去的时候,那些蜘蛛还留在林希文的尸身上,而林希文的身子早已发黑,俨然是断气多时。

“快拿石灰来,把这些蜘蛛弄走。”印凉颜立马反应了过来,对着身边的几个下人说道。

下人得令,立马照办。

看着那一地的蜘蛛尸体,明朗心中一阵怒火烧过:好狠毒的妖孽!

第三章 戴孝

虽是枉死,可林希文的丧礼也举办的热闹。明朗因是好友所以也参加了丧礼,并且像是家人一样给林希文戴孝。

站在大堂,明朗只觉得难受,一方面是人多压抑,一方面是悲痛好友的离世。他见自己在现场帮不上什么忙,于是便转身走了出去。

他在林家大院漫步行走,好纾解心头悲苦。此时的林家早已是一片死白,四周都挂上了白色灯笼,而下人们也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一片死寂。

忽而,明朗看见远处似乎有一个白色的影子,那影子着了一身丧服,站在远处若隐若现。明朗好奇,打算过去看个究竟,可那人影却像是瞧见明朗一样,转眼就不见了。

到底是谁?明朗对此十分疑惑,可却也没有像外人说起一句。

转眼就是林希文头七了,明朗决定过了头七自己就打道回府。而头七当天因林家一些东西没有准备好,故而印凉颜便拉着明朗和自己外出购买。

买好东西已是中午时分,可两人赶回林家时,却见林家一片慌张,似乎出了什么大事。

“怎么回事?”印凉颜逮了一个下人问道。

那下人神色慌张而恐惧,他看着印凉颜说道:“姑……姑爷,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印凉颜的脸色一下子就寒了下来,他心中掠过阵阵惊慌。

“小……小姐死了!”

“希……希颜死了!”他抓住下人猛然摇晃:“怎么死的?希颜现在在哪里?”

“小姐在她自己的房间,是……是被蜘蛛毒死的!”

印凉颜听罢,一把推开下人就直直地向自己房间奔去,而明朗则立马追了上去。两人到了房门口看见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下人,而在房间里面还有着很多的蜘蛛,那些蜘蛛此时正在林希颜的身上戏耍。

而林希颜的尸体,则倒在地上。

“希颜!”印凉颜一阵大喊,一口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吐完血后,他当即晕了过去。

“快把你们姑爷扶下去休息呀。”明朗立马指挥到。之后,他又学着上次印凉颜处理林希文尸体那样,叫人拿来了石灰。

等到一切结束他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林希颜正在给自己上妆,几个下人在一旁伺候。忽而,一个下人大喊一声:“啊……蜘蛛!”

顺着她目光看去,一只黑而小的蜘蛛正在林希颜的梳妆台上爬行。见状,林希颜拿起粉盒一下子就把那蜘蛛拍死了。

可就在那蜘蛛被拍死之后,林希颜忽而觉得自己脖子处开始有些发痒,一摸却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贴在自己脖子上。

而且还被那东西咬了一口。

就在此时,屋顶上忽而有东西开始“唰唰”的掉了下来。那些东西直直地落在林希颜的身上,众人一看,那竟然是一只只黑而小的蜘蛛!

“啊……”不消片刻,那些蜘蛛就爬满了林希颜的脸,而林希颜也倒在地上开始抽搐起来。

那些下人早已被吓傻,等到反应过来时,林希颜已经不动了。

又是蜘蛛?听完后明朗只觉胸中气闷,难道那妖女是要屠戮整个林家不成?

因了林希颜的事,明朗的行程被耽搁了,他虽和林希颜不熟,可林希颜到底是林希文的妹妹,待自己也很客气,所以他应该留下来,参加林希颜的丧礼。

因林家短短一月之间发生了两起惨案,故而整个林家显得十分压抑悲凉。晚上的时候,明朗也因此而睡不着。

他在院子里面漫步,希望可以缓解自己的情绪。不自觉间,他就走到了花园。他看见远处开着一株孔雀昙花不由得想要过去看看。

可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却忽而闪现在了明朗的眼前。那人影鬼鬼祟祟,让明朗不禁惊奇:难道是那妖女?

但看清楚才发现,那并不是那蜘蛛女人,而是林家的一名下人,那下人正是伺候林希颜的婢女,名叫小红。

只见小红手中拿着一个盒子,虽隔得远了,可明朗还是看清那盒子是一盒胭脂。

奇怪,她半夜拿着胭脂干嘛?明朗心中不解,于是找了个地方偷偷躲藏起来,好看个究竟。

那小红拿着胭脂走到了那株孔雀昙花之下,四周张望确定无人后,她便打开了盒子,把胭脂尽数撒在了昙花丛中。

她在干嘛?为何要倒掉胭脂?等到小红离去后,明朗便走到了那株昙花下,他用手随意抹了一点泥土上的胭脂,放在鼻子下面轻轻一闻。

顿时,他脸色大变!

而就在明朗惊慌之际,一个人影却忽而从墙边翻了过来。明朗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个人影,正是那个蜘蛛女人。

那女人鬼鬼祟祟地向着大院深处走去,而这一次明朗却没有再做声了。

第四章 吐蛛

第二日早膳,气氛格外冷清。本来是三人一并用膳的,可如今却只有两人对坐,一时间让人觉得很尴尬。

吃饭的时候,印凉颜一句话也不说,而明朗则看着印凉颜说道:“印兄莫要过于悲痛,人是不能复生。”

印凉颜没有回答他,只是兀自点了一下脑袋。明朗看见印凉颜目光涣散无神,动作僵直生硬。

不觉间,明朗脸上浮起了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冷笑,而他更是偷偷地在心中默数。

待明朗数到十后,印凉颜忽而把脑袋一沉,直直地打在桌子上。而后,他的身子就开始不住抽动。

一阵抽动后,他再次抬起脑袋,而随着抬起的脑袋,他的嘴里也涌出了无数的蜘蛛。那些蜘蛛小而黑,一只只地从他嘴里喷涌。

之后甚至他的眼睛、鼻孔、耳朵也开始涌现出了无数蜘蛛。在场的下人无不失色尖叫。

足足一盏茶的功夫,那些蜘蛛才喷涌殆尽,而此时的印凉颜也早已成了一具干尸——他的身体干扁了下来,好似血肉都被吃空,只留下皮肤和骨骼。

见此情此景,那些下人拼命四散而逃,嘴里不住叫喊:“杀人了,杀人了,蜘蛛杀人了……”一溜烟的功夫,整个林家大院就做鸟兽散。而那些下人,甚至工钱都不要了。

看着这具干尸,明朗不禁冷然一笑。

月色阴寒,整个林家大院空落落的,而此时只有一个人还留在这里,那人就是明朗。他待在之前林希文睡过的那间病房,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看着从窗户渗进的月光。

他在等人。

半响,门忽而被推开了,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女子进来,见床上坐着一个人不觉惊慌。而一见到那女子,明朗就开口了:“我一直在等你。”

“等我?”女子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因为应该下地狱的人都已经下地狱了,所以你一定会来。你会来凭吊你的夫君,也就是希文,对不对?”

女子面皮一阵抽动,而明朗却站了起来,走到了女子身边:“你做的很对,那些人应该死!”

月光冷白,照在那个女子脸上。那女子容色颠国,正是李含珠!

第五章 蛛女

李含珠是人,真正的人,并不是什么蜘蛛精。

然而,她却是一个蛛女!蛛女是一种远古的职业,是某个民族特有的。只是多年前,那个民族因为战乱而绝嗣,之后那个民族甚至没能在历史残篇上留下只言片语。

而李含珠,正是那个民族的后裔。

在那个民族,蛛女是特殊的,她们以饲养蜘蛛为生,然而并不是害人,只是养育着各种蜘蛛,用以救人,以及抵御外敌侵略。

当时江南烟雨,林希文结识了最后一位蛛女李含珠。他们一见钟情,只是李含珠因怕他人恐惧自己蛛女职业,故而不愿答应。

可林希文却表示,自己会保护她一辈子。最终,李含珠抵御不了林希文的温柔,沦陷在了他的怀中。

他带着李含珠回到了林家,并且表示要和她成亲。而她蛛女的职业,林希文也没有隐瞒,并且表示李含珠可以在林家自由饲养蜘蛛。

可是,他们都想不到,正是李含珠那特殊的职业,为日后的一切埋下了祸端。

原来林希颜和印凉颜早就觊觎林家家业,只是苦于没有机会,故而迟迟未能动手。如今,李含珠的出现正好可以给他们利用。

在那段时间,林希颜他们开始大肆更换下人,把那些忠心于林希文的下人全部换走,改成忠于自己的人,好让林希文孤立无援。

而后,他们又给林希文下了慢性毒药——正是那些毒药,把林希文毒成了这个样子。

当林希文病倒后,他们又找了个杀手扮成法师,进行那所谓的降妖除魔。可他们却没有想到,李含珠凭借着自己的养蛛术杀出重围,逃出了林家。

李含珠离开后,他们以为她不会回来了,于是便打算一下子要了林希文的命。却不想此时明朗忽而造访,所以他们只能暂时耽搁。

离开林家的李含珠,这段时间一直在培养着一种蜘蛛,她想利用那种蜘蛛身上的剧毒来以毒攻毒救林希文。

却不想被明朗发现,以至于功亏一篑。

当李含珠逃走后,林希颜便把一切罪责推到李含珠身上,甚至添油加醋地说她是蜘蛛精。而她为了一了百了,更是当晚就下了杀手——她不止杀死了自己哥哥,还杀死了看门的下人们!

他们利用的,正是当时李含珠在林家饲养,未曾全部带走的蜘蛛!

得知林希文的死讯,李含珠悲痛欲绝,她穿着丧服前来为自己情郎戴孝。因了怕被发现,故而只能在院子里站着。

却不想又被明朗看见,只能再次落荒而逃。

李含珠逃走后,便开始培养一种蜘蛛卵,打算用来复仇,可她的蜘蛛卵还未培养好,林希颜就遭了报应——她忽略了一件事情,印凉颜可以因为钱杀死林希文,也可以因为钱杀死她!

他利用了剩余的蜘蛛,毒死了林希颜!

而就在林希颜被毒死的那个晚上,李含珠的蜘蛛卵就研制成功了,她带着蛛卵前来,偷偷地把蛛卵下在了印凉颜的燕窝里。

那蛛卵会在人体内快速长大,之后便会开始蚕食人的内脏,一直把人吃空。所以第二天印凉颜才会口吐蜘蛛!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很好奇。”李含珠忽而看着明朗说道:“你似乎已经了解了真相,可是你为何会知道真相?”

“很简单。”明朗说道:“昨晚我睡不着,在院子里面游荡,但是无意看见了下人小红在倒胭脂,我好奇用手抹了一点胭脂放在鼻子下一闻就知道了。虽然胭脂本身的香味盖住了那股味道,可我还是闻出来了——那里面被人放了小天狼花!”

小兲狼花是一种很独特的花,那种花的汁液经过经过会成为一种特殊的香料,而那种香料刚好是蜘蛛的最爱。

如果人身上不幸沾了这种香料,那么就很容易引来蜘蛛——林希颜和印凉颜就是用这种手法杀死的林希文——他们把小天狼花的汁液抹在了林希文身上,引来蜘蛛咬死了林希文。

只是因为当时混乱,明朗也没有想到这些所以才没有发现。

而那天,印凉颜其实是故意拉着明朗出去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做证明,证明人不可能是他杀的。

其实,在前天晚上他就趁着林希颜不注意,把小天狼花放在了她的胭脂里面,只要第二天她打开胭脂盖,蜘蛛就会涌到那个房间,然后要了她的命!

可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己用蜘蛛杀人,最后也会死于蜘蛛。这大抵就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吧。

美女图片

TAG:
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